侯亮平”去了中纪委 这个要害部门连易3将(图

2018-05-17 05:10栏目:国内
TAG: 中纪委

  5月10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扎实推进党风政风监督工作》,作者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宋寒松”。

  宋寒松是河北人,长期在最高检工作,2015年最高检成立新的反贪总局后,宋寒松担任四局局长。不过,在监察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宋寒松离开“老东家”,到了中央纪委。

  4月2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一份免职名单,名单中包括卢希(女)、宋寒松、马海滨、孙忠诚。

  最高检反贪总局设立于1995年。2014年11月,中央批准最高检成立新反贪总局,局长由一名副部级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兼任,高于原来的局级配备。

  新的反贪总局下设四个局,其中——徐进辉(2017年6月被免去最高检检察委员会委员、检察员职务)是一局局长,马海滨、孙忠诚和宋寒松分别是二、三、四局局长。

  卢希是反贪总局成立20年来首位“高配”局长,曾担任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长、北京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

  在卢希任职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期间,该院先后办理过央视大火案、黄光裕案、股市“黑嘴”汪建中案、故宫盗窃案等多起案件。

  2018年1月29日至2月1日,中央纪委组织部组成3个小组赴反贪总局,详细了解干部的思想状况、工作经历、专业特长、个人意愿等,研究提出转隶干部名单,最终将转隶干部充实到26个部门,与原有干部混合编成,其中到业务部门的占87%。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之前一些本应由最高检反贪总局直接查办的案件,由于种种原因,最终由最高检指定侦查能力较强的省级检察机关侦办。比如吉林检察院就曾经侦办过上海社保案、李达球案等,山东检察院侦办过倪发科案、季建业案等。

  “反贪总局自此开始改变以往自身基本不直接办案的做法,开始对一些涉案官员级别高、金额巨大、社会影响大的案件采取自办方式。”

  “我们是在2013年6月9日提前介入的,与中纪委办案人员同步进行调查。”最高检原反贪总局侦查二处处长李连成,也是刘铁男案的负责人曾这样表示。

  刘铁男案进入司法调查程序后,检察机关承担起对刘铁男立案侦查的责任,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都由检察机关独立完成。

  该案之后,2014年1月—10月,最高检共立案侦查20件省部级以上干部犯罪案件,其中4件4人为最高检直接查办,创历史最高纪录。当年最高检反贪总局直接组织指挥查办了中央机关一批工作人员涉嫌贪污贿赂犯罪案件,包括国家发改委系列案件和中央电视台系列案。

  不过,随着中央纪委移交最高检的省部级官员贪腐案件越来越多,反贪总局办案压力增大,人力捉襟见肘。反贪总局级别太低,对“老虎”缺乏震慑力。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此前透露,新反贪总局规格由司局级升格为副部级,直接接受中央委员会乃至中央政治局的领导。

  据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梳理,2017年最高检至少立案侦查了省部级及以上官员23人,包括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卢恩光、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等。2017年,反贪总局二局还负责立案查办了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原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受贿案。

  最高检官网显示,2017年最高检在前9个月中均有对省部级老虎立案侦查的消息,且数量逐步增多,9月后便不再有此类消息,一直到12月,孙政才被立案侦查。

  今年3月通过的国家监察法明确,各级监察委员会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察,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

  相应的,今年以来,各地检察机关发布了多起大要案进展情况,但多数为提起公诉。

  一个背景是,2013年,中央纪委对内设机构进行了调整,将党风廉政建设室和纠正不正之风室合并为党风政风监督室。许传智、余蚕烛和熊惊峰曾先后担任该室主任。

  宋寒松在《扎实推进党风政风监督工作》的文章中也透露了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其中提到——

  坚决防止党内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特别是形成利益集团危害党的团结,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聚焦“七个有之”,强化监督、清除“两面人”

  继续重点整治违规公款吃喝、公款旅游、收送礼品礼金、违规配备使用公车等问题,密切关注隐形变异问题,坚决防止回潮复燃

  坚决惩处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放纵包庇黑恶势力甚至充当“保护伞”问题

  加强对北京冬奥组委履行“廉洁办奥”主体责任的监督,督促指导北京冬奥组委监察审计部对内部资金使用、大宗采购、人才招聘等强化日常监督

  今年2月23日,最高检曾召开全院干部大会,欢送反贪污贿赂总局转隶同志,时任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说,转隶后,同志们的岗位和身份发生了变化,但肩负的反腐败职责使命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