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关山牧场

2018-01-23 16:01栏目:旅游

  小车出了陇县县城,一径向东北方向走,不经意间进了山。公路两边的山绿得很皮实、很厚重,饱满的绿色从山脚下蜿蜒而上,直至到了山顶,就演变为沉重的青黛了。在小车的右边,在清凉的绿色中偶尔镶一幢红墙红瓦的房子,那幢房子刚从眼目中退走,在小车的左边,在公路上,有几个农村女人——看起来很中年了;她们支一个自制烤箱,用柴火烤着玉米棒,孱弱的白烟从女人的手底下游出去,撵着下山的小车向山外游走。也有人把小车停在路边,买一个玉米棒,拿起来就啃。走着走着,两边的山向一块儿掬,头顶的天变窄了,坡变陡了,从绿树浓荫中扑过来的凉气似乎把来来去去的车辆向一块儿推搡,使人觉得有些压抑。忽然间,山“哗”地向两边闪开,眼前头开阔了许多,山头也矮下去了。下山的车一辆接一辆,一看车牌,我就知道,这些车大都来自省城。我真不明白,这么多城里人,跑到二百多公里以外的山里来看什么。

  小车从S形的山路盘上去,向右一拐。这就是关山大草原——其实,只是坡度很小的草坡,而不是“原”。在这深山中,竟然有如此开阔的草坡——大自然真神奇。相传,这草坡就是当年韩非子为朝廷牧马的地方。一条通往甘肃的国道把草坡劈为两半。我们的小车继续向深处走。这时候,公路两边的商业气息扑面而来,卖吃食的、卖衣服帽子的、卖饮品水果的、卖各种杂耍的,用一片嘈杂声压住了草坡上的静谧。抬头望去,两个山头之间是一趟又一趟的缆车。小车一辆挤一辆,间或有摩托见缝插针,骑在摩托上的年轻人一脚着地,横在路中间为牵马赚钱的人招揽生意,也有为缆车拉客的人拥挤在这条热闹的路上,城市的喧哗在这深山中在这风景区掀起了一个小波浪。我们总算找到了停车的地方。

  从远处看,这草坡有柔和的线条,黄中带绿,还算美丽。可是,当你踏进草坡的时候,脚下是生硬的、涩滞的,薄薄的青草颜色衰退,垂头丧气,草坡里,随处可见塑料纸、饮水瓶和食品包装袋,游览的人们用尺码不同的脚在草坡上走动、追逐。草坡上,被行人踩出的一条一条白花花的小路,仿佛一道一道伤口还没有愈合。昔日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只能在想象之中了。草坡已经受伤不轻。记得,二十多年前,我来过这里一次。那时候,这里尚未被开发,也没有人收门票。一进入草坡牧场,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凉爽和清静,这里的景象这里的空气安顿了人的浮躁,使人能够安静下来,养身,养心。面对这受伤的草坡,我有一种不可言说的伤感。